話說,我真沒想到Stew 的 Capital Punishment會有這麼的難寫,
原因也是在於我不想寫贊成或是反對,只想單純的陳述台灣死刑的演進過程,
這種單調的陳述很難發揮,加上又沒法律背景覺得分外吃力,
途中我有好幾次想變卦,畢竟看到反對死刑的statement就有點想掀桌...
不過我還是學學偉大哲人的精神好了....總之,尊重~尊重~

寫到了最後,我也不知道是贊成還是反對了~有這麼重要嗎?
仔細釐清了一下思緒,我覺得是贊成也是反對,死刑該減免但不該廢除
至少是該被慎重小心的對待的,畢竟任何贊成死刑的人都會碰到一個弔詭的問題: 誤判
當然沒有任何一個法律制度可以完全不導致誤判,
喔..或許我說錯了,法律可以,可是執法的人卻不行,
其實追根究底,問題還是在"人"身上

這很快的就讓我想到了Jean-Jacques Rousseau,
很多人都認為盧梭的早年思想與晚期有其抵觸之處,一邊是個人主義,一邊是集體主義,
一方面是自由的使徒,一方面又說什麼社會契約,
談自由還分自然自由跟文明自由,聽起來是很矛盾,覺得這個人怎麼這麼"複雜"?

可是,這不就是人嗎?
我覺得在他的論文開宗明義第一句就寫到"Man is born free, and everywhere he is in chains"
人生而自由,卻時常發現在桎梏之中。
其實人不管怎麼思考,還是人,
一方面相信自己,卻又尋找立論駁倒自己
有著光明的一面,但卻不否認有著黑暗的一面,
如果像John Locke那樣未免也太人性本善了點。

誰說Rousseau雙重人格的?
哪個人不是如此?
其實不過是一個人類的真正體現。
創作者介紹

inFINitE...

soleantido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