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說是暴民

一邊說是伸張民主

到了現在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好像有對有錯方,可是我也不知道詳細該是個什麼情境,

或許是因為我的成長背景環境,
讓我無法很理所當然的去當個暴民

可是或許我也不是說百分百的同意,
那樣激進的舉動

只是這樣無法抉擇是不是有種...
很難過的感覺

其實我很喜歡台灣這塊地方
喜歡他不只是小小的一塊台北
而是整個島一起喜歡

禮拜三跟新加玻來的交換學生一起吃飯
聽他說著新加玻是個很乾淨整齊的國家
來到台灣有點驚訝於台灣的髒 亂

然而我卻能發自內心的大笑
因為我一直認為這是台灣的魅力
有著寬度長短不一的大小巷弄
像迷宮似的小小社區

早晨會有著清清涼涼的透明感
中午是難免有些溼熱
然而夜晚有月光的話
又能在小小水溝中看到波光倒影

雖然不是什麼特殊 豐富的景致
這卻是一個我對於社會的記億
不管過了多少年 不管我在哪裡

這是一件事實,我是在台灣出生的,
不管有些台灣人做了什麼
我從來都無法以自己是台灣人為恥,
因為台灣算是我的一部份
這是無法抹滅的。

我只是想到這樣的做抉擇
讓我覺得心痛

我希望台灣可以一直都在這裡
一直在我的身後
兩三年後 念完書 我可以回來
十幾年後,就算我在國外工作,我也還是可以回來看看
一直
等到我想退休的時候,
我會希望台灣一直都在
我會在這樣的地方生活 呼吸 一直到哪天
好幾百年後,
還在的地方,
這是我對台灣的一種喜愛跟依戀。

或許這樣看來,
我其實是有點暴民成分的。

只是比起什麼民主的動力,
我只是喜歡這個地方而已,只是這樣而已。


創作者介紹

inFINitE...

soleantido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