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一直都是個台北人,土生土長的都市人
沒有了空氣中混雜的青草味,那種別人口中的鄉土人情味
台北只是一個類似大多數開發中國家的首都會有的模樣罷了。
或許因為她是這麼的具有同質性,我一直都忽略了自己對於這片土地的情結

台灣 光是要解釋這個稱呼,在這個地球上就有幾億的人在爭論,
生在這樣的地方的人,所謂的認同感一直都是很脆弱的,
至少我是如此,如此自卑但是又自嘲的過日子,自以為自己早已跳脫了那個框
卻沒發現是這樣阿...大家都是ㄧ樣

最近台灣的政局情勢緊張,加上政黨二度輪替之後,在野黨的緋聞使得政壇失去了平衡點,
或許會有人覺得唉阿... 我們還是過來了嘛
我卻對於這種失衡的狀態感到莫名的不安。
而最近,對於這片土地的情結也漸漸的浮現,
我承認有不少時候看到一些新聞、世界組織等等的統計,台灣位於後段的時候感到羞恥。
但是有更多的時候,我卻無法眼睜睜的忍受別人批評我生長的地方。

對於這樣的一個地方情結,不是簡單的國家、土地、主權什麼的就能夠解釋的完全的,
因為人畢竟還是一個領域動物,說難聽一點我一直都是井底之蛙,
容易對自己所擁有的感到自得易滿,然而這個成語卻可以有別種解釋:
這隻青蛙因為被嘲笑之後,不服氣的自己出去闖盪的一番,看過了各種新奇的地景、刺激的冒險,
最後回到了他的井,而由衷發自內心的嘆了口氣:還是這裡最好。

對於我來說,就是這麼個回事吧。
這樣的一個地方,如此的平凡但又對於自己來說很特殊的地方,難免的會意氣用事。
這種任性的方式,就這樣讓她這樣下去吧,
因為我還是覺得不夠,有時候很想就在這麼多要求ㄧ些,
這樣的看著她、看著自己,心就會很滿。

創作者介紹

inFINitE...

soleantido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