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去看了米勒畫展,
哇...人超多
連星期一都要排個40分鐘的隊伍

不過說實話,看個展覽花不到一小時,而且一半的時間都只花在一幅畫上面了

晚禱

很奇怪的我每次都把畫想的很大一幅
不過其實卻不是如此
莫內的日本橋也是
在國家藝廊看到的時候有一小部分的震驚是因為如此
看到晚禱的時候也是如此

現在想想
畫中的意念影響很大
總覺得有一股力量會把人吸進去

晚禱的知名度
我想是僅次於拾穗這幅畫
不過看了畫之後,
我真的比較喜歡晚禱
特別是色調
米勒算是巴比松畫派後期快靠近印象畫派的人物
所以可以看的出他的畫中出現了很多對於光線角度的細緻描繪
這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比較特別的是畫中的兩人幾乎是背對光線的
默默的 專心的隨著遠方教堂的鐘聲在禱告

看著米勒的畫
總是會有非常非常安寧的氛圍
彷彿安靜到不能再安靜了
可是可以感覺的到時間無聲的流動
還有土壤的味道
這樣的感覺很不可思議又很理所當然。

唉阿....
講著講著有點懷念了
好想看阿 ...


創作者介紹

inFINitE...

soleantido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